芬芳的气息氤氲了寂静的庭院

发布时间:1503659300  发布者:admin
 
 
    还在上小学的时候,被邻居家的哥哥带着去参加一个同学组织的诗诵会。记得那天,盆栽的花儿开的正艳,每一个哥哥姐姐或慷慨激昂,或悱恻辗转,让我深深沉浸在这种张力与深度的殿堂,过多的细节,早已在流逝的岁月里渐渐湮没,但是有一个红色衣裙的影子,却总是清晰的浮现,因为她哭着诵完整首诗歌,声调单薄而嘶哑,空明而低沉,像风中脱线的、无助的纸鸢,让我生平第一次知道,世间还有一种悲伤,是解不开的幽怨。而在一旁的哥哥,也已经泪如涌泉,泣不成声。在她之后,全场沉默好久,随后落落而散。
“……知是彼此终老异乡/我依然/把那页墨迹未干的爱情/贴心收藏。”诗记不全了,我只把最后一句,横斜的写在床头相框的背面。
在回去的路上,我问哥哥,爱情是什么?他轻轻地叹口气,什么都没有说。过了不久,那位姐姐就考去了外地,后来,再没听说她回来过……
许是爱到浓时是寂寞吧,情致极处,便有了离开的万千理由。
那位姐姐如迷路的春蚕,用爱情的丝线,把自己禁锢,织梦的过程为自己编下了一个结,是个甘入炼狱的死结。爱有几多,卑微就有几许,卑微到了彻底,她的伤痛,便会一览无余。
芬芳的气息氤氲了寂静的庭院
我曾看到哥哥给她写过的一首诗,……就这样/走入我的眼/在我干涸的等待/轻轻插下一枝折赠/便漫开出人生/第一季春天。哥哥与其是幸运的,不如说是悲哀的,旧事尘封,除了我,不知道谁还会偶尔记起这段刻骨铭心的爱情。
哥哥一向沉默寡言,不善谈吐。他和她的故事,我从未在他口中听全,只是在片言只语中勾勒事情的原貌。但是我知道,现在已是人夫人父的他,还是牵挂着她的。最近一次,哥哥来做客,知道我时常出差,便详细询问一个西南边陲省份的风俗习惯、山水概貌、衣食住行。当我还惊异他为何对此感兴趣时,他最后诺诺的说,她在那边生活。那一刻,我从他被岁月淬炼空洞的眼神中,读出了许多无望的期待,断续的忧伤……
不知道那位姐姐现在过的怎么样,是否还时曾念起往日的月下花前。当年她以决绝的姿态抽刀断水,不贪恋一晌之欢,甘愿沦陷沧海巫山而归去,这份果决的勇气,不知是可敬,还是可怜。她于己于爱,未曾慈悲,我至今无法度出,她心中的爱恨,又是怎样的懂得?
世事如烟,人成各,如今的我早已在琐碎中挥霍了流年。经历过,淡忘着,反反复复无非在张爱玲笔下诠释爱情的三个字中轮回往返,一样的青春纷繁,不一样的悲喜芜杂。愿就此我的世界风轻云淡,不想再为那两个字,刺痛双眼。
也许有些人,如同蔷薇,而爱情,如同月牙般高不可攀。任蔓爬的靡靡繁茂,也只能把心事深潜。即使姻缘已至,花期将来,也把那份深情,隐介于墙角的暗影,自顾自的招摇。
她,对爱的理解,是我永远泅达不了的会意。也许对于她,爱情这个东西,如果,不能拿来相守,那只好,用来江湖两忘……
 
 

相关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