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然的溪水和山脉都将平静的接纳黑夜的宁静

发布时间:1503614567  发布者:admin
 
  落了很久的雨终于在某个黎明来临之前收住了它散乱的脚步。微风摇曳着那些稚嫩的叶片,翠绿而活跃。溪水潺潺的流淌,清脆,空灵而悠远
  
  。远处,古老的村庄被雾气缭绕,安然祥和。
  悠然的溪水和山脉都将平静的接纳黑夜的宁静
  雨的味道还在满村满寨的招摇,天边的云彩就迫不及待的浮了上来,羞红的小脸腼腆的看着大地。还未等到三月老去,盘根错节的蔓藤上,野刺花
  
  就迫不及待的吐露着芬芳。饶人鼻息,沁人心脾。晶莹剔透的露珠在草尖上泣不成声的玩着暧昧。玉兰树下坠落的花瓣藏着离别的苦涩。繁花一地
  
  的落寞被满树的嫩芽洞穿心事。青涩的果蒂被秋天的理想加以缀饰,收获,成了满树的漫谈。空气煮着青草的味道,抓一把收藏,山也不穷,水也
  
  不尽。
  
  突然想起,村头的古树下,那些鸟雀是否还在呢喃?那些石凳是否还如此光滑?树干上的划痕是否还如此清晰?只是,这个季节,那只儿时的彩蝶
  
  早已无踪无影。
  
  含混的鸡鸣犬吠拌着记忆里的那扇木门吱呀,炊烟早已归隐于唐诗宋词。只是谁家早起的书童惊起了那群酣睡的白鸽,哨声划破长空,邀一路云朵
  
  跟随。大黄吞吐着舌头,贪婪的看着桌上吃剩的早餐!渐渐地一切都开始忙碌起来。
  
  远处的山脉渐渐轮廓分明。风过,雾气消散于蓝天。谁吆喝耕牛的声音和儿时父亲的音质极其相似。那开栅放鸭的身影似曾相识。听不懂鸭鹅间
  
  的窃窃絮语,只羡慕那形影不离的温柔相依。校园的钟声填充着村庄的角角落落。高亢奋进的晨读抵达人最初的本质。太阳慢慢从地平线下爬上来
  
  ,满脸通红的看着大地万物。黎明慢慢褪去。
  
  遛鸟的大爷被忙碌的阿婆投去一丝嫌弃的目光,村头的老王把太极练得走火入魔。村支书在高音喇叭里吆喝。无事的二婶依旧张家长李家短。隔壁
  
  的阿三被父亲使劲拽出被窝。灶台上的猫咪伸着腰。小河里捣衣的阿妹看着倒影理了理额头上的发丝浅笑嫣然。草丛里的鸣虫唱着乡谣。那些刚刚
  
  成年的孩子,学着父辈的模样,生涩的在浅草漫藤的土地上耕耘。世世代代,生生不息。一天的光阴沿着太阳的轨迹慢慢逝去。
  
  黄昏慢慢靠近,窄窄的乡路上,耕牛告别了滋润的泥土,疲倦的看着归家的孩童。辛劳了一天的人们坐在自家的小院,闲话一天的过往。在大地深
  
  处,那些活跃的飞鸟和走兽,而我,将深深浅浅的穿过村庄的泥巴墙,去寻那儿时吵闹的故乡。

相关阅读: